加入收藏·设为首页
首页首页 / 八达岭老虎伤人事件遇难者:被救女儿是她精神支柱_ofporafu.zzndz.com / 内容

八达岭老虎伤人事件遇难者:被救女儿是她精神支柱

作者:尹力|时间:2017-06-23 10:29|来源:ofporafu.zzndz.com资讯网|评论数:|字号:[小] [大]
核心提示:八达岭老虎伤人事件遇难者:被救女儿是她精神支柱

(原标题:八达岭老虎伤人事件遇难者,被救的女儿是她的精神支柱)

八达岭野生动物园的东北虎园呈“U”字形。事后,赵琪(化名)得知,该园入口和出口相距不过两三米。

但当时,园内山路盘旋,路上也没看到老虎。当她发现旁边有一辆应急救援车时,误判了形势:“我以为到了另一个休闲区。”

7月23日,她57岁的母亲周华(化名),为了救自己而下车驱赶老虎,最终在这起“老虎伤人”事件中死亡。

赵琪告诉重案组37号(ID:zhonganzu37),如果不是这次意外,或许她会像安徽马鞍山当涂县城里许多妇女一样,晚上到广场跳跳舞。或许会如自己说的那样,把外孙快快乐乐、健健康康地带大。

2014年,周华(化名)在女儿陪伴下于王府井大街游玩。

赵琪现在只能记起,自己的后背被老虎咬住,很疼。母亲如何下车,如何拍打老虎,她都记不起了。事后她才知道,丈夫一度很想拦住母亲,但因为母亲冲出车外的力气实在太大,没拦住。

她失去记忆的这段时间里,周华走完了最后的生命历程:下车、打虎、被咬、失血、死亡。在法医出具的尸检报告上,她被确认为“创伤性、失血性休克死亡”。

那天是7月23日,周六。

正好赶上丈夫的假期,赵琪一家人先去保养购置不久的车,顺便带孩子玩。吃过午饭,一家人来到了八达岭野生动物园。

爱人开车,她坐副驾驶,孩子在安全坐椅,母亲坐在旁边。第一次进野生动物园,他们既期待又害怕,“心都是拎着的。”

不一会儿,车子行进到白虎园。见窗外有白虎来回走动,赵琪指给儿子看,“这就是老虎”。

之后,在休闲区看到了关在笼子里的棕熊和老虎,孩子很兴奋。“你看,熊大和熊二被关到笼子里了。”周华指着熊说。

出了孟加拉虎园和马来熊园,就到了东北虎园。

在入口处看到警示标识时,赵琪心里还感到很紧张,但一直都没看到老虎。一家人在车内安静地等待老虎的出现。孩子问,老虎在哪里啊?周华说,是啊,怎么没看到老虎?可能进山洞睡觉了吧。

赵琪回忆,丈夫拿到驾照却没怎么开过车,本想着练练手艺,但老是踩刹车,加剧了自己的晕车,“我开车不晕,坐车晕,就想着换我来开”。

视频监控显示,赵琪下车,从车头前方绕行到驾驶席门外并拉开车门,突然,一只东北虎蹿至身后,咬住背部并将她拖走。随后,丈夫下车追赶几步,又“因为车门没关好,里面有孩子”而返回。

当时,周华打开左后车门追赶。事故调查报告记录,“她用右手拍击虎,被平台一只虎咬到背部右侧。此时,距该平台西南侧约8米的第三只虎冲过来,咬住周华左枕部并甩头,周华停止挣扎。”

事后赵琪回忆,自己当时发现旁边有一辆应急救援车时,以为到了另一个休闲区。而母亲说的人生中最后一句话是:“你看那个救援车还装了铁丝网,是不是怕动物爬上车窗啊?”

7月23日,八达岭野生动物园。视频监控显示,赵琪(化名)下车绕行到驾驶席门外,一只东北虎咬住她并拖走。随后,其母亲下车驱赶老虎身亡。视频截图

怕母亲的死影响赵琪养伤,家人想出各种理由骗她。开始说周华腿脚受伤,骨折了。后来又说,她被另一只老虎的爪子拍到脑袋,昏迷了。实在瞒不住了,又说是被送回老家了。

直到8月15日,赵琪出院三四天后,才得知母亲的死讯。

“如果我再能干一点,不把母亲叫过来,她就不会这样了。”赵琪不断自责,她常想后悔,如果母亲没有来北京,还能和往常一样,在饭后去市民文化广场跳广场舞。

周华6月初来的北京,当时赵琪得知丈夫将要被派到外地出差,独自带孩子,又刚到北京人生地不熟,她感觉有些手忙脚乱,于是提前叫来母亲帮忙。

此前,赵琪和丈夫两地分居,跟父母住在马鞍山老家。在孩子满月的当天,母亲就一把揽下带外孙的任务,“你休完产假就回单位上班,孩子我来帮你们带,保证让他快快乐乐、健健康康地长大!”她对女儿说道。

渐渐地,外孙长大了,他学会的第一个词就是“奶奶”。周华的丈夫赵刚(化名)说,妻子死后,外孙常问,奶奶(注:姥姥)去哪里了,还哭着说“想奶奶”。

他记得,妻子常说,女儿是她的精神支柱,是她生活的全部,女儿好她就好,女儿好了这个家才是真正的好。

在女儿出生第二年,周华患上了甲状腺亢进症,原因是操劳过度。这种病的主要症状是:疲乏无力,怕热多汗,多食善饥,焦躁易怒,失眠不安,心动过速等。赵刚和医生都劝她好好休息,她一脸严肃地反问,我休息住院了,女儿怎么办?

老虎咬人女事主赵琪(化名)。

赵刚接到消息是在事发当天傍晚。当时他刚锻炼完,正要回家洗个澡。

慌乱中,他收拾了一套衣服赶往车站,乘坐当晚北上的动车。到达北京时,已是次日上午。赶到北医三院,女儿已经手术完毕,被送到ICU病房里观察。

看不到女儿,也得看看老伴。赵刚赶到延庆区的公安医院。躺在太平间里的老伴面部已经血肉模糊,无法看出本来面貌。相处了33年的妻子成了这般模样,赵刚当场哭了。

他回忆,老伴出身贫苦家庭,小时候经常帮人搓麻绳来补贴家用。夏天搓时,麻絮翻飞,粘在人身上,奇痒无比,裸露在外的肌肤,几乎都被挠得血痕累累;冬天搓时,由于麻丝需蘸水,冷水彻骨,一段时间下来,双手便生满了冻疮,最严重时双手背满是血泡,一触碰硬物是钻心的疼痛。

有了女儿后,家里多了人气与欢乐,也加了忙碌。妻子整天忙得就像只陀螺,围绕着单位、家庭两点一线高速运转。“当时我俩单位的纪律特别严,上班不能迟到、早退,没有大事不得请事假,一个星期只能休息一天”。赵刚说,自己由于工作需要,还经常出差,家中的一切琐碎事务及照顾女儿,全都交给了妻子。

出差归来,窗明几净的环境,一身整洁的女儿,一桌热气腾腾的饭菜,一脸憔悴、一身疲惫的妻子,是家里常态。

周华生活节俭,平时从不乱花一分钱,赵琪回忆,母亲很少买衣服,常穿自己不穿的、过时的衣服。即使是去超市购物,也是赶得上公交车就坐,赶不上就步行,舍不得坐公交车。

逢年过节,家中只要做了好吃的,周华都会给住在附近的老父亲及弟弟们送上一些。每当家里来客,她总是会早早地上菜场买菜,用不到半天工夫,十几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便上了餐桌。赵琪偶尔会劝母亲上饭店招待客人,周华总说,饭店里一不卫生,二没家里的气氛,还浪费钱。

赵琪结婚时,母亲为她准备了床上用品,就连拖鞋都亲手缝制。有了孩子后,母亲又一手包办了孩子穿的毛衣。至今,家里还有母亲尚未完工的毛衣。

9月初,她回老家给母亲买了块墓地,顺便注销了户口。在家的五六天,赵琪几乎每天都在整理母亲的遗物,整着整着就泪流满面。

在母亲的衣服口袋里,她翻出了一枚戒指——那是外婆留给母亲的,母亲把自己的属相和她的一起加工,刻到戒指上:母亲属猪,她属鼠。

赵琪展示伤口。


  • 支持

  • 高兴

  • 震惊

  • 愤怒

  • 无聊

  • 无奈

  • 谎言

  • 枪稿

  • 不解

  • 标题党
责任编辑:影

网友评论

本周排行

图片新闻

焦点关注